東莞大量工廠(chǎng)關(guān)門(mén) 竟和機器人搶工作
 

東莞,一直有“世界工廠(chǎng)”之稱(chēng)。在只有2500平方公里的面積上云集著(zhù)五六萬(wàn)家制造加工企業(yè),曾經(jīng)的人力資源優(yōu)勢使得加工貿易在這片土地上如火如荼地展開(kāi)。但是從2014年開(kāi)始,各種關(guān)于東莞代工企業(yè)的消息不斷,中國代工產(chǎn)業(yè)正遭遇著(zhù)轉型困境。



訂單減少,用工成本上升,東莞代工業(yè)遭遇寒流

2015年12月6號,一個(gè)星期天的下午,老劉坐在自家開(kāi)的小賣(mài)店門(mén)口發(fā)起了呆。以往到了這個(gè)時(shí)間,正是大批工人休息外出采買(mǎi)的日子,可現在人卻少得可憐。老劉說(shuō),以前這里下班的時(shí)候人山人海,路邊擺小攤,賣(mài)菜,賣(mài)饅頭,做小生意的什么都有,現在基本上都沒(méi)人了,上班的人也少了。


說(shuō)起這兩年的變化,在東莞闖蕩了七、八年的他,當過(guò)工人、開(kāi)過(guò)出租,如今用攢下來(lái)的積蓄開(kāi)了這家小賣(mài)店。兩年前,老劉花了13萬(wàn)的轉讓費,盤(pán)下了這間開(kāi)在工業(yè)區門(mén)口的小賣(mài)店,門(mén)前還特意擺了臺球桌、電視吸引顧客,圖的就是人多生意好做。


但是老劉的生意火紅了不到半年,從2014年開(kāi)始,伴隨著(zhù)工廠(chǎng)關(guān)門(mén)、工人減少,老劉的小賣(mài)店也難以為繼。曾經(jīng)難以租到的出租房,現在也空了不少。在老劉的小賣(mài)店周?chē)?,幾個(gè)代加工工業(yè)園區,如今工廠(chǎng)大門(mén)口張貼著(zhù)的“廠(chǎng)房招租”字樣的信息,隨處可見(jiàn)。道路兩旁一排排臨街的店鋪也有很多都拉上了卷簾門(mén)。


以前一個(gè)一線(xiàn)工人,大概2000來(lái)塊錢(qián)就可以搞定了,今年最少都要 4500門(mén)檻低、沒(méi)創(chuàng )新、沒(méi)有自主研發(fā)的產(chǎn)品,再加上用工成本逐年提升,缺乏核心技術(shù)的代工廠(chǎng)漸漸失去了在市場(chǎng)中生存的空間。


代加工企業(yè)有過(guò)輝煌,曾經(jīng)在我國對外貿易中的份額始終占據50%以上,成為貿易順差最重要的貢獻力量。陳燕平是電視機制造行業(yè)的代工企業(yè),有400多名員工,以2013年為例,短短兩年時(shí)間,一名工人的投入成本就翻了一倍。


除了人工成本的上升,歐美國家經(jīng)濟下滑導致的訂單業(yè)務(wù)量減少,國內電子產(chǎn)品在電商銷(xiāo)售平臺上的價(jià)格戰,都是打擊東莞代工產(chǎn)業(yè)的直接原因所在。以一臺32寸液晶電視機為例,電商的銷(xiāo)售價(jià)格與經(jīng)銷(xiāo)商相比相差懸殊。


在電視機制造行業(yè)打拼了十幾年的陳燕平見(jiàn)證了這些年?yáng)|莞的變化,利潤的下降、成本上升,在這樣的擠壓下,很多和陳燕平一樣從事代工的同行們紛紛轉投其它行業(yè)。

代工廠(chǎng)的老板憂(yōu)心忡忡,但是代工廠(chǎng)的工人卻不是這樣。老張是一家制鞋廠(chǎng)的工人,如今老張一家人住在廠(chǎng)里分配的70平米宿舍里,不論收入和環(huán)境,這些年都有了很大變化。目前老張和愛(ài)人都在鞋廠(chǎng)上班,孩子也由老家帶到身邊,去年他們看到母親身體不好,索性也接到了東莞,一家四口住在宿舍里,吃和住兩塊最大的開(kāi)銷(xiāo)算是省了下來(lái)。


往往鞋廠(chǎng)需要花費幾個(gè)月時(shí)間才能培養出來(lái)一名技術(shù)成熟的工人,為了留住工人,洗澡間、衛生間是每個(gè)房間里的標配,老板賴(lài)朝陽(yáng)特意安裝了空調乃至WIFI,用以提升自己招工的誠意。


東莞市某鞋廠(chǎng)董事長(cháng)說(shuō),為了要留住這些各地來(lái)的員工,你必須要有一個(gè)很好的環(huán)境。還有所有宿舍里面必須要有一個(gè)套間,配套的生活衛生啊,讓他都很方便的,你才有辦法留住他。


機器換人、自創(chuàng )品牌,代工企業(yè)謀求轉型升級;物美價(jià)廉、迎來(lái)商機,機器人產(chǎn)業(yè)迅速崛起;很多企業(yè)在經(jīng)營(yíng)的環(huán)境惡略的情況下,都在考慮產(chǎn)品的升級,企業(yè)的轉型。因為如果沒(méi)有改變的話(huà),這些企業(yè)在市場(chǎng)上基本上就生存不下去了。


位于東莞市大朗鎮的機器人制造企業(yè)的展廳里,幾臺全自動(dòng)的機器人手臂正在按照規定的軌道進(jìn)行高效率的工作。機械裝備銷(xiāo)售人員介紹這相當于是人手的一個(gè)手臂,通過(guò)這個(gè)工具你可以做不同的事情。并且可以測量廠(chǎng)房,根據實(shí)地情況量身定制機器人制造所需要的機器人。


陳燕平是最早一批來(lái)東莞辦廠(chǎng)的人,非常了解代工廠(chǎng)的行業(yè)情況。他說(shuō)感覺(jué)趕緊升級換代。我們盡快地用上這些設備的話(huà),就可以提高我們的競爭力,我們的人力成本把它降下來(lái)。


陳燕平說(shuō)原來(lái)他的車(chē)間需要300位工人,如果采用這種機器人,車(chē)間的人數就可以降低到150人,僅一年節約資金就能達到900余萬(wàn)元。2016年,陳燕平計劃投入1000萬(wàn)元以上的資金來(lái)升級廠(chǎng)里的生產(chǎn)線(xiàn),提高自動(dòng)化水平。不過(guò)他還認為,企業(yè)要做到轉型升級,光靠提高生產(chǎn)的自動(dòng)化水平是遠遠不夠的。


經(jīng)歷過(guò)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機的陳燕平感受了一個(gè)OEM工廠(chǎng)的無(wú)奈。只做傳統代工是沒(méi)有出路的,他不滿(mǎn)足于根據別人的設計加工產(chǎn)品,而是要有為客戶(hù)進(jìn)行產(chǎn)品設計的能力,他要做代工企業(yè)的升級版。為此,陳燕平建立了自己的研發(fā)團隊。


企業(yè)轉型勢在必行,就像陳燕平所說(shuō),只要客戶(hù)有需要,他一定會(huì )找到我們,我們不會(huì )像以前代工一樣的被別人,別人想替換掉你就替換掉,現在如果說(shuō)他只要用開(kāi)了我們產(chǎn)品,他就會(huì )對我們也有一些依賴(lài)性。


其實(shí)東莞市政府也在企業(yè)機器換人的轉型升級上,提供了大量的資金扶持和補貼政策,東莞市商務(wù)局副調研員的雷慧明看來(lái),正是機器換人后工人的減少,使得外界看來(lái)東莞有些蕭條。


廣東省東莞市商務(wù)局副調研員雷慧明:首先這是人口紅利在慢慢減退,很多工廠(chǎng)都采用比較先進(jìn)的技術(shù)設備來(lái)代替過(guò)去勞動(dòng)密集型的生產(chǎn),所以說(shuō)工人在減少。


截至2015年11月,申報“機器換人”專(zhuān)項資金項目共759個(gè),總投資達62.28億元,新增設備儀器25999臺。項目實(shí)施后可減少用工45117人,勞動(dòng)生產(chǎn)率反倒提高65.25%。而從企業(yè)產(chǎn)值角度來(lái)看,前三季度東莞全市的生產(chǎn)總值為4563.8億元,相比去年同期增長(cháng)7.9%,東莞的步伐依舊不慢。


代工轉型,自主品牌是王道

“東莞塞車(chē),全球缺貨”,一度被用來(lái)形容“世界工廠(chǎng)”東莞制造業(yè)曾經(jīng)的盛況,而這一輪的危機,恰恰也暴露出了代工企業(yè)沒(méi)有品牌和技術(shù)的短板。不止是東莞,全國很多代工企業(yè)的遭遇也是一樣的。在人力成本提高,海外需求不足等諸多不利因素的疊加之下,傳統的“中國制造”走向微利時(shí)代已是一個(gè)大勢所趨,要擺脫這種困境,代工企業(yè)必須從產(chǎn)業(yè)結構和勞動(dòng)力結構兩方面著(zhù)手轉型,通過(guò)創(chuàng )新來(lái)提升企業(yè)的核心競爭力。